倪纾一向不Ai吃面包的边角部分,一家人就数她的口味最难将就,当徐澈带着满身伤动作僵y地下楼吃早饭时,她正低着头细致地将gy的面包边一点点撕掉。

    “姐姐,早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昨晚那个吻助长了他的气焰,现在的徐澈不再跟之前一样安静无言犹如Si水,他已然豁了出去,如今能够自如地坐在她的身侧,还主动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倪纾一见到他就能想起午夜梦境里羞耻的场面,她憋着一GU气,把他的话当作耳旁风不予理睬,头也没抬继续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见她跟自己较劲似的没反应,徐澈认为是自己唐突的举动惹她生气了,识趣地没再多说话给她找不痛快,只是乖巧地替她将撕成小块的面包片涂上果酱。

    倪纾的余光瞥见他执着餐勺的手指白皙修长,不由得多看了几眼,印象中就是这样一双秀伶的手搅得她几yu升天哭叫不止,她讨厌受人控制的感觉,更厌恶自己身T的敏感点被熟稔地侵袭,看着眼前这一切不禁怒上心头,即使那只是梦,也足以让她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她重重地将手里的东西拍在餐桌上,动静大到能强烈表达自己的不满,然后无视他望过来的、那样茫然无措的眼神,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徐澈料到她会生气,却没想到会这样严重,不安如同涨落的cHa0水一下又一下拍打着他的神经,他懊悔自己是不是太过冲动,可在看到桌上半口未动的食物时还是鼓起了勇气,端起餐盘走向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门被扣响的声音很轻,不疾不徐地传入倪纾的耳朵里,她用膝盖思考都能猜到来人是谁,心情复杂到像一团打结的毛线,她越理越乱,久久地注视着床边柜上摆放着的照片,心慢慢奇异地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并非矫情到因为一个吻就要Si要活耍脾气,只是无法接受做那样荒诞恶心的梦的人是自己,她害怕,这是不是代表她在潜意识里也纵容这样的行为,更害怕徐澈早在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,已经如毒素般一点一点渗透进她的情感。

    影响是多也好,是少也罢,下套的猎手是不应该被猎物的一举一动牵住心神的,她必须得坚守住本心。

    倪纾深x1一口气,颤着手拿起柜子上的相片端详,上面是她和病倒前的母亲最后一次合照,拍摄于外祖父的老宅前,那时母亲已经显现出病容,皮肤苍白脸颊瘦削,身形单薄得如同纸张,却依旧将她抱在怀里,更衬得自己富有青葱朝气,如花一样娇YAn。

    她想哭,却y生生忍住了,带着最后一眼般的架势眷恋地将照片看了好多遍,最后难舍地将目光从母亲温和慈Ai的脸上移开,像是害怕自己狠不下心似的,快速将照片塞进了最底层的cH0U屉里。

    合上柜子的那一刹那,她的心仿佛才落回了实处,撑着床沿缓缓站起身,走至门前将把手拧开。

    徐澈还站在那,他虽没再敲门却也没离开,手里还端着一碟吐司面包和一杯牛N,见门缝由窄变宽,倪纾的身形也不再被遮掩,就这么直直地站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看见她明显红了一圈的眼睛,语气有些艰涩,“姐姐生我的气,但先把早饭吃了吧,别伤了身T。”

    倪纾相b刚才已经平静了许多,她接过餐盘不咸不淡道了声谢,本还想说些什么,却只徒劳地张了张口发不出一个音节,缄默着转身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窗边的那方小几上。

    徐澈还站在原地,望着她的背影被镀上层层叠叠朦胧的光晕,像是一碰即碎的梦幻泡影,他忧心她的态度,害怕就此被推得远远的,于是踌躇着开口,“姐姐,我可以进来吗?”

    闻言的人点点头,压着棉麻的睡裙裙摆坐在床上,轻拍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过来。

    身侧的软垫受重力下陷,她周身都被他的气息包裹,衣料上的香味正如他的名字那般g净凛冽,让人联想到冬日林中弥漫的冷空气,沁入心脾的清新。

    靠得越近,倪纾的神思就越发清明,她的脑海中适时响起一个月前父亲在书房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等把那孩子接来,就可以开始着手培养他学学管理事务了。”